伏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056|回复: 2
收起左侧

宓羲的传闻与考古学观察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安志宏  高世华  
; N( _! A! B, S4 q1 h, d5 Y0 L3 P* j  V2 @+ P
   【撮要】我国古文献中保存着丰富的宓羲传闻史料,具有一定的史学代价,在宓羲文化的研讨中,首先应对这些史料停止科学分析,披沙拣金,复原宓羲的历史;宓羲是我国原始氏族的称号,而且与渭水上游天水一带的氏族部落有着亲近的关系;从古文献记录、考古学材料微风俗学综合分析,渭水支流葫芦河流域是宓羲氏族早期活动地,宓羲氏族沿葫芦河谷南迁到三阳川,再沿渭水西迁至兰州以东,包括甘谷、武山、通渭等地,东迁到关中、华夏一带,最初与华夏部落融合,缔造了华夏民族;宓羲时代相当于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和石岭下范例,其泉源华胥氏族相当于大地湾一期,他们的活动在天水史前考古中均有所证。
6 A# u0 s# [% B- I, D( I5 I  L  S9 f
  我国史前社会履历了近百万年冗长的历史光阴,是中华民族诞生,并逐步走向文化的重要期间,除了先民们为我们留下了极为丰富的物资余存外,在我国现代文献中还保存着大量的传闻记录,成为我们研讨史前社会成长的珍贵史料。
, T& @' T' g) z; T# R8 I0 j0 I$ z  宓羲早在先秦期间就已经被确以为中华民族的人文鼻祖。如《尚书·序》中说:“古者宓羲氏王全国也……由是典籍生焉”。叶适《习学记言》卷一九也说:“羲黄为笔墨之始,圣智之先,不独学者言之,孔子盖言之也。”可是,宓羲作为鼻祖究竟是神话?是传闻?还是历史?后来却因《史记》的罅漏失载,而成为众多史家聚讼争议的话题。在宓羲文化的研讨中,假如我们应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看待传闻史料,并连系史前考古材料停止科学分析,便不难披沙拣金,从中看到很多历史的真迹。本文拟就宓羲传闻的相关题目,停止初步探讨。
% G$ j% Z+ g* a3 \$ `4 f  M6 x5 ]& x2 |
  一、宓羲传闻史料分析6 f, x& U' f5 C' |/ K* t

) o) {) F0 V+ t) K  我们可以见到的最早的宓羲记录是年龄战国期间的儒家典范和诸子百家,自秦汉至明清约二千年间,最少在快要数十部的经史古籍中,保存着宓羲业绩。持久以来,由于学术界对传闻史料的代价及其在古史研讨中的感化有着分歧的看法,特别是以二十世纪二十年月疑古学派为代表,提出“层累地酿成的中国古史观”,思疑传闻史料的实在性,否认夏启之前的历史,是以,对后来古史传闻的研讨发生了晦气影响。致使很多学者对古文献中有关太古社会的记录看做是传闻,不是信史而不予重视。实在,这些记录中很多绝不是无源之水,凭空臆造的。按照对今世很多无笔墨民族的口头世代相传的传闻和史诗的研讨,一个民族的传闻常常隐含着一个民族的太古社会风采和成长过程。中国现代的很多传闻也应如此。近年来的考古发现已证实了大量现代文献是可信的,如《史记·殷本记》中对商王世系的记录已被甲骨文的发现和研讨所证实。( u" V8 N2 E2 F' A
  我国史前传闻时代的研讨,首要依靠传闻材料。就这些史料的代价而论,我国著名史学家翦伯赞师长曾这样说过:“野史不如野史之外的诸史,野史之外的诸史,又不如史部之外的群书”[1]。这里所说的群书首要指传闻和神话。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徐旭生和苏秉琦师长则对传闻史料停止了分类和分期,即:按传闻史料的本质与来历分为两类:一“原生的”,包括一切见于早期记录的传闻异说。二“再生的”,包括一切见于前期记录之假的、伪托的、繁殖的传闻故事;传闻文献分为三期,第一期:商周到战国前期的作品,如甲骨文、金文及《尚书》、《周易》、《诗经》、《论语》、《左传》、《国语》等。第二期:战国前期到西汉末的作品,如先秦诸子、《周书》、《山海经》、《大戴礼》、《史记》、《淮南子》等。第三期:东汉今后作品,如谯周、皇甫谧、郦道元诸人书中保存的一部分现代原始的官方传闻[2]。这类分期和分类被学术界至今以为是科学的,也是今朝研讨和整理宓羲文献史料行之有用的方式。据此,我们按照宓羲传闻的内容和写定前后,对宓羲首要文献记录分析以下:; u0 S1 E# S- ^5 Y
  1、商周到战国前期的文献记录,是对宓羲传闻较为原始的记叙,属于早期的传闻,具有很高的史料代价。《周易·系辞下》载:“古者包牺氏之王全国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因而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以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尚书·序》载:“古者宓羲氏王全国也,始画八卦,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由是典籍生焉。”《左传·昭公十七年》载:“太暤宓羲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汉杜预注:“太暤宓羲氏,风姓之祖也,有龙瑞,故以龙名官”。儒家早期典范《周易》和《尚书》是记叙宓羲业绩最早也是最重要的现代文献,《左传》是记录宓羲最早的史学著作,可见,在战国之前的儒家早期典范和史乘中,已经记叙了宓羲画八卦,结网罟以佃以渔,创笔墨以代结绳之政和以龙纪官等重要内容。《汉书·艺文志》中说:“事出年龄,言为尚书”。明代章学诚以为“六经皆史”,皆是前人对儒家典范史学代价的高度评价。现代学术界也以为,先秦及西汉诸子书中所保存的古史材料,那是以经和野史为标准定去舍的,合于它们的为真,分歧于他们的为伪了[3]。通览秦汉今后的很多宓羲记录,无不是在以上三书的根本上有所补充、延长和傅会。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期间的宓羲文献有着很高的历史代价,并对后来的宓羲传闻奠基了根本。# [/ y$ U( {5 |* ~
  2、战国前期至西汉末的文献记录,首要见于诸子百家和汉代经学,是对儒家早期典籍的继续和成长,丰富了宓羲传闻的内容。有关宓羲业绩,我们今朝可以看到的诸子著作,除了儒家外,还有道、法、杂和小说异闻类。据不完全统计,属于道家文献8条,法家1条,杂家3条,小说异闻类2条,共触及文献6部12篇,这些记录既有比力客观的传闻,又有神话性的异说。《庄子·缮性》载:“及燧人氏、宓羲氏始为全国,是故顺而纷歧”。《尸子》载:“宓羲氏之世,全国多兽,故教民以猎。”这些记录客观地反应了宓羲时代的社会文化成就。而《列子·黄帝》中又有庖牺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有大圣之德的说法。《山海经》中也有雷神、雷泽、神树建木等记录,均与后来的宓羲神话传闻有关。从战国期间诸子百家的著作中,我们看到这些中国现代思惟家们都分歧认可宓羲的历史存在,正如《庄子·田子方》中所说:“古之真人,知者不得说,美人不得滥,盗人不得劫,伏戏、黄帝不得友”。为我们勾画出太古社会宓羲时代美好的历史画面。' i8 @" F0 A2 @3 t% y
  汉代经学兴盛,由汉儒戴圣整理的《礼记》,又称《小戴记》,是较多记叙宓羲业绩的儒家重要文献,如《礼记·月令》载“宓羲制以俪皮嫁娶之礼”,“执伏牺牲”。《礼记·曲礼》载:“宓羲作琴瑟以为乐”。《礼记·乐记》载:“宓羲乐名《立基》”。等等。宋欧阳修在《欧阴文忠公全集卷四三·帝王世次图序》中说:“迁所作本纪,出于《大戴礼》、《世本》诸书”。《大戴礼》即戴圣的叔父感德同期整理的《礼记》,是司马迁撰写《史记·五帝本记》参考的重要文献。可见汉代经学的史料代价。此外,如《淮南子》中也保存着具有一定史料代价的文献记录,《淮南子·览冥训》载:“夫圣人者,不能生时,时至而弗失也。……则是所修伏牺氏之迹,而反五帝之道也。……伏戏、女娲不想法式,而以致德遗于后代。”《淮南子·汜论训》载:“夫神农、宓羲氏,不施赏而民不为非,但是立政者不能废法而治民”。这二条说明,宓羲以德治理全国,并传于后代,成为中国现代以德治国思惟的渊薮。0 }. {; p% _" _% ]3 ^& m, V% f
  以上记录不管是传闻的内容还是传播的形式,都还连结着比力多的原始性和实在性,而没有太多的傅会和衬着,是以,这一期间的宓羲传闻首要还是属于原生的范围,是进一步研讨宓羲时代及其社会成长的珍贵史料。0 Q  i, P6 Z7 _7 ~) S5 T
  3、东汉今后的宓羲记录,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神话传闻,但在《汉书》、《帝王世纪》、《史记·补三皇本记》等现代文献中,仍然保存了大量原始的宓羲史料,弥足珍贵。如:东汉史学家班固在《汉书·律历志》中说:“自伏戏画八卦由数起,至黄帝、尧、舜而大备,三代稽古,法式章焉”。《汉书》叙事周密详实,具有很大的史学代价和文学代价,班固在这一部史学名著中以为夏、商、周三代国家典章制度的建立可以上溯至宓羲时代,对宓羲的历史进献赐与了很高评价。东汉各类纬书对宓羲业绩附加了稠密的神话色彩。若有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宓羲于成纪的诞生神话(《诗纬·含神雾》、《孝经纬·钩命决》);宓羲蛇身人首的传闻(《孝经纬·援神契》、《年龄纬》),“龙马负图,宓羲画卦”的神话传闻(《礼纬》、《尚书中候》、《年龄纬》);等等。史学界普遍以为这些汉代纬书虽多为荒诞绝伦之言,但却包括一部分有用的自然科学常识和古史传闻[4]。今后的很多宓羲神话传闻都是在此根本上傅会延长。如东晋皇甫谧的《帝王世纪》鉴戒了前人材料,尤期是纬书,具体记叙了宓羲的诞生神话、诞生地、蛇身人首的奇异边幅和首要好事,在研讨上古历史方面具有极为重要的史料代价。后代史学家在研讨记叙宓羲业绩时几近都援用了该书材料。如唐司马贞《史记·补三皇本记》载:“太暤庖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旁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因而始制嫁娶,以俪皮之礼。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牺氏,养牺牲以充庖厨,故曰庖牺。以龙瑞,以龙纪官,号曰龙师。作三十五弦之瑟,木德王,注春令,其帝太昊是也,都于陈,东封太山,立一百十一年崩”。司马贞的这段记录,首要以《帝王世纪》记录为根据,对宓羲的生平、好事和传闻内容停止了高度概括,成为我们今朝研讨宓羲业绩的首要文献。( d5 j2 K% B, p; x! g5 X8 ~6 N4 }% d
% I4 ^4 j/ v. F/ F8 x
  二、宓羲传闻与天水原始氏族的关系. p3 {  {* J8 W* |) l; s& ~9 a: ?
/ H6 F2 J6 q! R# m$ L
  宓羲作为历史存在究竟是一个具体的人物,还是原始氏族的称号,在古文献中语焉不详。据《帝王世纪》、《三皇本纪》记录宓羲确有其人,在位一百二十年或一百十一年。唐柳宗元《观八骏图说》亦说:“宓羲氏,女娲氏……是亦人而已矣。”这些记录把宓羲看成一个具体的历史人物。另据汉代《遁甲开山图》云:“女娲氏殁,大庭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混沌氏,昊英氏,有巢氏,葛矢氏,阴康氏,朱襄氏,无怀氏,凡15代,袭庖羲氏之号,1260年”。可见宓羲氏又代表原始氏族,并延续了上千年的历史。我国文献记录和考古材料证实,在夏代建立之前,我国则处于冗长的原始氏族社会阶段。据文献记录:“黄帝时有万诸候”,说明在我国夏代之前已经存在着很多氏族构造。现代很多文化功效绝非某“圣人”所创,而是由散布在各地氏族的先民们,在数千年甚至近万年人类社会成长进程中劳动缔造的,这已为中国现代考害人损己,违法背德,为做过有关的事深深反悔!古学理论以及华夏文化多源说和区系范例学理论所证实,是以,我们以为宓羲作为一个原始氏族或部落的称号,才更合适历史现实。
5 Q+ G4 A1 b/ p6 `; m8 K  J  在我国古史记录中,凡是将宓羲、神农、黄帝作为太古期间相继成长的三个阶段。对于神农、黄帝的历史,古史中有更多记录,《礼记·祭法·正义》和《年龄命历序》等书均谓“炎帝八世,五百二十年”。《竹书纪年》则说:“黄帝至禹为世三十”。假如我们将宓羲氏作为一个具体人物,那末就底子没法诠释神农、黄帝延续数百年的传闻记录。曩昔我们经常根据古史中“古者包牺氏之王全国也”的记录,以为宓羲氏是中国最早的帝王,现实上,宓羲时代国家还没有建立,此处的“王”同“旺”,有“兴旺”之意,从这个意义上了解,宓羲代表着太古期间一个兴旺的时代,我们暂可称之为“宓羲时代”。是以,从古史传闻的比力角度分析,宓羲也不是一个具体的人名,而是原始氏族的称号。
/ k. F6 X7 n1 {! `% L$ A  l6 Y  既然宓羲氏代表着原始氏族,那末它与天水原始氏族的关系是怎样的呢?我们以为,由于宓羲诞生于天水的记录在很多古史中言之凿凿,并为学界所认同,是以,宓羲氏族首先发源于天水的渭水流域,并在天水成长强大。经过宓羲传闻并连系天水史前考古材料,我们能看到很多宓羲氏族的历史痕迹。另据《竹书纪年·太昊庖羲氏》载太昊宓羲氏“命朱襄为飞龙氏,造书契;昊英为潜龙氏,造甲历;大庭为居龙氏,造屋庐。混沌为降龙氏,驱民害;阴康为土龙氏,治田里;栗陆为水龙氏,繁滋草木,疏导泉流”,“以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是谓龙师而龙名”。说明宓羲氏族是一支由众多氏族组成的较大的部落,并以龙为氏族图腾。现在朝天水已发现的393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则已表白,在距今大约8300年到4000年之间,天水渭河及其支流籍河、榜沙河、葫芦河及其西汉水两岸的广大地域,确曾鳞次栉比似的聚居着很多原始氏族,存在着一支较大的部落,这在考古学材料上的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出现了较大的聚落遗存。经科学考古挖掘,天水大地湾、师赵村两处新石器遗址就存在着由各类修建物连系在一路,加上葬地、防护设备等组成的聚落,特别是大地湾遗址F901,房址面积290平方米,为多间式,前有光辉的殿堂,后有居室,左右各有厢房。这座屋子前面有广场,广场上立两排柱子,这些桩子能够是代表各氏族或部落的图腾柱[5]。 F901大屋子明显是氏部部落个人活动的场所。对于氏部制度的研讨证实,在全部氏族社会中,氏族是组成社会的两个根基细胞,每个氏族都有各自特有图腾信仰和氏族称号,并以此区分于其他氏族,而在氏族内部,每个氏族成员以及首领则以自己所属的氏族图腾作为标志,并以所属氏族的称号作为小我的私名。是以,在氏族社会中,小我的私名与氏族名具有极大的分歧性,而在每个胞族及部落,小我的名字也就表白其氏族(拜见马克思《摩尔根〈现代社会〉一书摘要》。是以,宓羲自己就是氏族部落的名号,在我国太古社会简直存在着以龙为图腾的宓羲氏族部落,而且同天水原始氏族的活动有着亲近联系。) C3 P! Z& }, _' o

+ k, |% @: C9 I+ I- R8 ?: W* m  三、宓羲氏族时代界定5 j9 Q: f# {7 V; v, V! v1 w
$ }$ \  O2 _# P$ s+ A- @, u5 z
  前已述及,宓羲氏族首先发源于天水渭水流域,而且构成以宓羲氏族为焦点的较大范围的原始部落,那末宓羲氏族起源于何时?相对于考古学文化若何界定当时代?这是值得探讨的学术题目。今朝,对宓羲时代的界定在学术界首要有三种概念:1、起源于大地湾一期文化,距今7000—8000年[6];2、相当于前仰韶文化和仰韶文化期间,距今约7000—5000年[7]。3、相当于马家窑文化期间,距今5800—4000年。在考古学文化上给宓羲氏族以科学界定,可谓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宓羲氏作为原始氏族部落,他们的活动必定会留下历史的痕迹,透过传闻自己所具有的各类历史信息,连系相关的物资遗存,就可以为宓羲时代的界定下一个科学的界说,从而领会宓羲氏族所处的社会成长阶段。
' \' X* H- g, r" k2 g& A0 e. F  按照文献记录,宓羲又称包羲、牛包 羲、宓羲、庖羲、伏戏、虑戏等,这些名号与宓羲时代的畜牧渔猎经济形状有关。战国《尸子》谓:“宓羲氏之世,全国多兽,故教民以猎”。秦《世本》说:“取牺牲以供庖厨,故曰包牺氏;养牺牲以充庖厨,故曰庖羲实。《三皇本记》载:宓羲“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牺氏,养牺牲以充庖厨,故曰庖牺”。宋罗泌《路史·后纪》谓:“宓羲氏豢育牺牲,伏牛乘马”。《史纲评要》说:宓羲氏“养六畜以充庖厨”。类似的记录还很多。另据北宋刘恕《资治通鉴外记》记录:宓羲“命栗陆为水龙氏,繁滋草木,疏导根源”。说明在宓羲期间农业生产也有一定成长。此外,相传宓羲“制嫁娶以俪皮为礼”,创建了婚嫁制度,使我国原始氏族社会持久实行的血缘婚或对偶婚获得了底子变化。9 o+ b/ r7 |3 I
  由上述文献记录可知,我国原始渔猎畜牧业是宓羲时代首要的经济形式,同时,原始农业也获得长足成长,婚姻形状起头由对偶婚向父权制家庭或一夫一妻制过渡。相传在宓羲期间曾有过很多发现缔造。如:始画八卦,缔造书契,以龙记官,制瑟作乐,造屋庐,改良居室,作甲历,定节气及创建占筮之法等。考古发现和研讨成果表白,以上这些社会变化和发现缔造中有很多最早出现于我国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阶段,如:我国原始渔猎畜牧业的兴起出现于马家窑文化期间,其年月经判定为距今5000多年;家庭形状的抽芽最早出现于天水仰韶文化晚期,距今约5000年,占筮之法的创建最早出现于天水马家窑文化石岭下范例,距今约5800年;笔墨的早期形状刻符最早在大地湾一期,更多地出现于仰韶文化期间;原始殿堂或宫殿式修建最早出现于天水大地湾仰韶文化晚期,其年月距今约5000年;最早的龙图出现于天水马家窑文化石岭下范例,距今约5800年。等等。是以,证实宓羲氏族也该当首要生活于我国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处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改变期间。按照考古发现,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氏族社会已经起头了这类历史改变的进程,甚至较发财地域已过渡到父系氏族[8]。就今朝的材料来看,学术界一般以为,炎帝、黄帝部落存在的时候应在龙山文化,即距今约5000—4000年,那末宓羲氏族存在的时候下限最迟不低于距今5000左右。经过上面论述,可以对宓羲氏族存在的时候得出一个根基结论,即宓羲氏族保存的时候能够在6000年至5000年,在考古学文化上相当于大地湾遗址第四、五期的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以及马家窑文化的石岭下范例。
* S0 Q! G9 ~' S7 I3 t; |( y; m0 ]: l5 {5 E) l
  四、葫芦河流域是宓羲氏族早期活动地
  ^% `) `" P7 D5 e# |) Q( K  a$ e6 Z% G
+ l) w# l5 r- ?* o+ i! y  葫芦河地处甘肃东部,是渭水上游的一条支流,起源于宁夏西吉县,向南流经秦安安伏、叶堡和兴国,最初在天水市北道区三阳川流入渭河。流域内包括宁夏西吉县、隆德县、甘寂静宁县、庄浪县、秦安县和天水市渭河以北地域。该地区地貌形状首要为黄土梁、峁及少许的河川谷地,土壤肥沃,以新石器时代遗址为首要内容的文化沉淀异常深厚,是以,该地区在地域和文化上,对研讨渭水上游原始氏族部落的活动和成长变迁颇具典型意义,获得学术界的普遍关注[9]。宓羲氏族是渭水上游的一支较大的氏族部落,在其活动地域内必定会留下较大的聚落遗址。按照考古发现,渭水上游的新石器时代较大范围的聚落首要集合在葫芦河流域,其中以大地湾遗址为代表,已成为探讨华夏文化起源的重要遗存,同时,这里也传播着很多有关宓羲的风俗学材料,经过领会葫芦河流域古遗址的空间散布、遗址功用及社会构造结构,连系当地风俗学材料,可以有力地证实葫芦河流域是宓羲氏族的早期活动地。下面,我们从考古学及风俗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一题目。$ m1 I. \' a. f
  其一,从考古学文化序列及聚落量值变化看。渭河上游葫芦河流域的新石器考古学文化序列为:大地湾一期文化——仰韶文化(早、中、晚)——常山下层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其聚落数目及量值变化为:大地湾一期遗址1处,仰韶文化早期遗址21处,仰韶文化中期遗址47处,仰韶文化晚期遗址106处,常山下层遗址81处,齐家文化374处[10]。葫芦河流域考古学文化序列和聚落量值变化,间接反应出该地域新石器时代文化长达4000余年连缀成长的历史头绪,而且可以看出,从仰韶中、晚期起头,遗址数目起头增加,聚落和生齿密度加大。经过遗址观察和器物范例学分析,这一期间都是以石斧、石铲和石刀等为生产工具,利用大量的陶器的假寓农业文化,该地域各文化中的游牧或畜牧经济成份从南向北逐步增强,表示为居无常址,陶器少而粗糙,羊、狗等牲口骨骼多见,北方游牧文化的生产工具和装潢品起头出现,并逐步增加。考古学分析的成果表白,葫芦河流域也可构成某些大的中心聚落[11]。不管是从葫芦河流域遗址数目变化和中心聚落的发生,还是从农业、畜牧业经济形状的并存来观察,该地域古文化较多地反应出宓羲氏族早期活动的历史信息和存在的客观条件。
0 W0 Q8 @) [8 {% z& s  其二,从考古发现来看,大地湾遗址的科学挖掘为我们揭露了华夏文化草创期间的历史场景,有专家研讨指出“从各方面分析,大地湾遗址与史载的宓羲生于成纪的传闻,不但有其文化的内在联系,而且有很多特征是非常附近的”[12]。葫芦河流域也是古成纪的中心地带,该地的叶堡盆地,面积约7.5万平方千米。东汉时称显亲川,唐称敬亲川,明清时称阳兀川。《旧唐书·地理志》秦州条说:“开元二十二年,缘地震,移治于成纪之敬亲川”。明代,在阳兀川何氏地掘得一石刻,上有“成纪”字样。1965年,叶堡乡杨家沟唐墓发现刻字砖一块,可辩认部分有“口(秦)州成纪县安乐乡安乐里”字样,可以证之。
5 K! `8 `8 J! e: n, w  其三,从风俗学的角度看,宓羲时代是没有笔墨记录的太古时代,自古以来,就传播着很多宓羲的官方风尚习惯、传闻、口头文学等风俗学材料,它们与文献记录、考古材料一路在证实宓羲氏族活动的客观存在方面起着巨高文用。有关宓羲的传闻和官方风尚在渭水上游古成纪的地理范围内广为传播,地域包括甘寂静宁、庄浪、秦安、甘谷、武山、北道、秦城、通渭等地,其中葫芦河流经的玖晓、庄浪、秦安、北道三阳川保存下来的风俗学材料更加集合和突出。葫芦河古时称瓦亭水,《资治通鉴·唐纪十四》胡三省注云:“瓦亭水出陇山,东北斜趣,西南流,经成纪、略阳、显亲界,又东南出新阳峡,入于渭”。之所今后来又叫葫芦河,这和这条河两岸自古种植葫芦崇敬宓羲的风尚习惯有关。据著名学者闻一多师长考证以为,宓羲女娲皆为“刳瓠”的词源关系,证实宓羲、女娲“即”葫芦[13]。考古发现,该地域仰韶文化中晚期遗址中出土大量葫芦形典型器物,可证太古风尚,这类种植葫芦的风尚一向保存至今。这里官方还留传着宓羲女娲兄妹二人大大水到临之际,躲进大葫芦,大水事后,结亲繁衍人类的传闻。上书所引“显亲界”地在秦安郭嘉玉钟峡谷,即因宓羲女娲结亲而得名。别的该流域很多地名也与宓羲有关,如秦安的魏店、安伏两乡,聚居有伏姓居民,相传是宓羲的后裔,魏店乡有伏家湾、伏家河、伏家峡、伏家梁,安伏乡有伏家洼、伏家湾等。这些风俗学材料,反应了葫芦河流域自太古传播下来的与宓羲有关的风土人情、地域特点和客观状态,也是宓羲氏族活动于该地的历史见证。7 n% G2 w6 c$ [$ c7 Q
  经过以上风俗传闻、文物遗存、文献记录等各类材料的综合研讨,我们以为葫芦河流域不可是华夏文化的重要发源地,而且有很多迹象表白,该地原始氏族遗存与宓羲氏族的早期活动有着亲近联系。大约在相当于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宓羲氏族首要活动于该流域,并缔造了极为丰富的原始文化,其分支沿葫芦河谷地带南迁到达天水市三阳川,然后沿渭水西迁至甘谷、武山、通渭等地,东迁到秦城区,沿渭水越陇山珍宝鸡、华夏一带,最初与华夏部落融合,配合缔造了华夏民族。- I4 X6 H1 h, P# z# t8 e$ W

- X4 I" }1 h  j  五、宓羲氏族的考古学初探
0 f6 c! e2 p% Z+ v
0 ]9 E* n" N5 ]6 Z  开国今后,经过几十年的考古挖掘工作和研讨,积累了多量的丰富多彩的考古材料,我国考古学区系范例理论初步建立,中华文化多源说的提出,初步建立了全国考古学文化的横向散布和纵向成长序列的时空框架,“经过它来说明中国文化的起源和成长,中华民族的构成和成长,同一多民族国家的构成和成长,并以它为骨骼系统复原中国历史的实在轮廊”[14]。这已成为中国考古学学科成长的方针,从而为我们探讨我国史前期间原始氏族的考古学文化题目奠基了根本。* Y0 z0 E& q' O* \* x) G# @$ T
  考古学文化是史前期间散布在分歧地域的氏族部落在一按期间的劳动缔造。在古史传闻和史前考古的连系方面,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苏秉琦师长出格夸大了80年月考害人损己,违法背德,为做过有关的事深深反悔!古工作的两项功效,一是经山西省境毗连华夏与北方两大文化系统红山与仰韶文化遗存的研讨,一是西红山文化坛庙冢遗址的发现[15]。据古文献记录和专家论证炎帝、黄帝均为太昊宓羲氏的后代[16]。假如我们将五帝时代与龙山文化、红山文化诸考古学文化联系起来,那末无疑宓羲氏族的考古学文化只能从早于龙山文化的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或更早的考古学文化中去探讨。前面我们已会商过,宓羲氏族最早发源于渭水上游的天水,当时代相当于大地湾仰韶中、晚期和石岭下范例,下面我们将首要根据天水史前考古学材料就这一题目停止具体探讨。
5 w  m6 o2 X5 Z5 i  天水是我国新石器时代考害人损己,违法背德,为做过有关的事深深反悔!古的重要地域,考古挖掘证实,先民们以氏族聚落的形式散居在渭水支流及其河谷两岸的台地上,其考古学文化序列为:大地湾一期文化,师赵村一期文化,仰韶文化早、中、晚期,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按照地层叠压关系和器物范例学分析,各文化之间肩摩踵接,持续成长。这一期间的社会文化成就到达较高水平,主如果我国原始农业起头兴起,渔猎畜牧经济长足成长,磨制石器大量出现,制陶工艺不竭进步,彩陶艺术高度繁华,发生了雕塑、绘画等原始艺术和作为笔墨雏形的刻画标记,人类居住情况不竭改良,原始修建技术日益进步,图腾及祖先崇敬等原始宗教抽芽,等等。这些文化成就有很多和宓羲传闻的文化内在不异一,鉴于此,所以曾持久处置甘青地域史前考古的社科院专家研讨以为:“天水和宓羲的关系亦揭露在史前期间,天水已是先民开辟发财的地域”[17]。要想探讨宓羲氏族首先要追溯宓羲氏的泉源华胥氏族的散布,有专家以为:河南新郑裴李岗文化,河北武安县磁山文化和陕西、陇东的老官台文化是华胥部落文化[18]。以上三个考古学文化是我国黄河中游地域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年月基底细近,大约为公元前5800—前5000多年,而且文化面孔也具有一定的共性,它们是根基上同时并存和成长于分歧地域内的分歧的考古学文化。# q# H$ b/ D+ @+ P" J  V. ?
  老官台文化首要散布在渭水流域的关中地域,西及甘肃陇东地域,东到陕豫交界地带,西南可达丹江上游的一些地域。老官台文化包括大地湾一期和北首岭下层,大地湾一期遗存应属于老官台文化的偏早阶段。随着大地湾一期遗存的破土问世,学术界偶然将“老官台文化”间接称为“大地湾文化”。大地湾一期的碳测年月为距今8220—7350,除了大地湾遗址外,1983年和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讨地点天海军赵村、西山坪遗址相继发现了同类遗址,而师赵村一期、西山坪二期为前仰韶向“仰韶”文化的过渡阶段,相当于陕西宝鸡“北首岭下层”范例,距今7000年左右。大地湾一期是我国散布最西的一处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师赵村一期文化范例是由大地湾一期成长而来,是大地湾文化向仰韶文化过渡的中心环节。华胥部落的文化特征在大地湾一期遗存中有一定反应,按照古笔墨学家研讨“华胥”之“华”是野生麦——莱,在商周金文、甲骨文中以下各字“ ”音莱,“ ”意为采麦籽以食等,俱与华同,那末华胥现实上就是莱胥,金文中的莱作一株上穗三歧或五歧,子实像小铃铛似的挂在穗端,这正是野生麦的特征[19]。大地湾一期遗存出土我国最早黍子动物种子和油菜子,而且在二十多件钵形器和部分陶片的内壁上发现有十余种分歧纹样的彩绘,这些彩绘有类似发展动物丫形纹, 形纹,它们既象麦的外形,又与后来甲骨文中的“莱”字类似。别的大地湾一期遗存反应出来的居无定所的渔猎经济形状,也与华胥氏族游牧活动的生活写照符合。是以,大地湾文化的氏族部落能够就是华胥氏族西迁的分支,这支部落在大地湾一期和师赵村一期社会成长的根本,间接孕育了宓羲氏族。
6 w. s) r, d0 u9 n) _  在天水史前文化中,大地湾仰韶文化是继师赵村一期文化以后的考古学文化,大地湾仰韶早期相当于仰韶文化半坡范例,距今约六千年左右,中期相当于庙底沟范例,距今约5000—5900年之间,晚期相当于西王村范例,距今约4900—5500年。曩昔学术界一般以为,仰韶文化庙底沟范例经过石岭下范例成长为马家窑范例。可是,大地湾遗址的科学挖掘和研讨以为,石岭下范例属于仰韶晚期范围,距今5800—5000年[20]。假如将考古发现同传闻联系起来停止分析,则可以看出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和石岭下范例同宓羲氏族的历史传闻具有很是亲近的联系。
5 z' f! `$ s' B# h! m* y  第一,史乘记录,宓羲诞生于古成纪,东治陈仓(现陕西宝鸡),最初建都陈地(现河南淮阳),而这一地域恰恰处于黄河中游,是仰韶文化的首要散布地域,把宓羲氏族的考古学文化与仰韶文化相联系与宓羲传闻的首要散布地域相符合。别的,石岭下范例首要起源和散布于天水,是天水地域怪异的考古学文化,加上,与大地湾仰韶文化晚期时代相当,内在基底细同,与宓羲传闻的时代特征符合。  ?: t* q% e" w5 v/ {# g# u  Q
  第二,从经济形状上分析,大地湾仰韶中晚期出土的生产工具的范例既有农业生产工具,又有一定的狩猎工具,灰坑中包括有大量兽骨、猪骨,可以看出,那时以农业经济为主,狩猎驯养六畜已占有相当比例[21],这与宓羲处置渔猎畜牧,成长农业生产的传闻相合。! @3 t+ _9 n( R- r
  第三,相传宓羲制嫁娶,建立了婚姻礼制。大地湾第九挖掘区仰韶晚期遗存的灰坑H831中,出土了一件人头陶塑的器口。该器物口部三等分,别离雕塑了两个成年男女和一个小孩的人面像,这是原始社会家庭组合体形式的一种反应[22]。从衡宇结构来看,仰韶晚期以面积为20平方米的较小型衡宇为主体,没有典型母系氏族社会期间的中心修建及围绕中心的结构形式,根基生活单元似是一夫一妻制家庭[23]。
. C4 Q0 @8 ]( L  第四,相传宓羲人首蛇身,以龙为图腾。天水武山傅家门遗址和甘谷西坪遗址石岭下范例遗存中出土了我国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二件人面鲵鱼纹陶瓶,该纹饰头部圆形,额部中心绘有十字纹,两眼圆睁,大嘴暴露板状牙齿,颈部为“U”形纹,腹部网纹。前肢很短,具有四趾。型体呈斜“U”形,实是人面蛇身纹,它被以为是我国最早的龙图,代表宓羲的形象[24]。; [- p! d, S% c% a/ K) U- \
  第五,宓羲“始画八卦”,“创建占筮之法”。武山傅家门遗址石岭下范例遗存房址和窖穴内出土6块卜骨,这些卜骨经动物考古学家和古笔墨学家判定,为羊、猪和牛的肩胛骨,器身驳昧宿饰,无钻无凿,标记简单,能够用石制尖状器刻画而成,卜骨上面阴刻标记和灼痕,标记有“   二”形“1”形和“S”形,它们别离与八卦中的阳爻“一”、阴爻“— —”以及太极图形类似,这些卜骨也表白早在距今约5600年的石岭下范例就出现了占卜风俗[25]。9 ?' T6 B% l# d/ F7 g1 b
  第六,宓羲氏为“风姓”,“风”从鸟。而鸟纹是石岭下范例彩陶的主体纹饰,鸟为该氏族的图腾,那末宓羲“风姓”能够与石岭下氏族的鸟图腾有某些亲缘关系。
1 q1 l% L5 o" V  第七,按照专家研讨以为,作为中华民族文化之源的宓羲氏族属于古羌部落(26)。而天水石岭下范例的墓葬,四周置放着巨细不等的鹅卵石块,这类风俗延续至马家窑文化和齐家文化,这类风俗属于一种白石崇敬的宗教信仰。从民族学的角度看,这类风俗是古羌族和藏族的风俗[27]。
. t# e: }& X, d  L) C8 _  第八,宓羲命大庭氏造屋庐,改良居室。今朝从出土的考古材料看,大地湾遗址仰韶文化晚期发现的F901和F405两座大房址在同期是极为罕有的。F901占空中积约420平方米,修建面积290多平方米,全部修建以长方形的主室为中心,两侧扩大为与主室相通的工具侧室,主室前面有后室,主室前面有从属修建和宽广的广场,其结构井井有理,主次清楚,构成一个结构复杂松散的大型修建群体,该修建被以为是我国最大的原始殿堂。F405大房址,占空中积270多平方米,室内面积约150平方米,其结构复杂,面积宏大,气势宏伟,是我国现代宫殿修建的雏形。. y' A9 m6 e/ U' W- v
  基于以上来由,是以,我们以为大地湾仰韶中晚期和马家窑文化石岭下范例就是宓羲氏族的原始文化。/ `) M0 X$ V* w$ B: {9 n
————————————+ P" Q3 G( O% Y* |3 v. D/ P4 Q
注:
$ @, g) h# q0 r0 `- a6 X6 ^  [1] 翦伯赞《中国史论集》国际文化办事社1948年重版,1947年序第编《略论中国文献学上的史料·导言》。
3 m1 y% }. Q1 X5 D/ y2 P  [2]《试论传闻材料的整理与传闻时代的研讨》徐旭生、苏秉琦合著,《史学集刊》第五期,1947年12月。7 g, E) x3 Z1 K
  [3] 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闻时代》文物出书社,1985年。
6 i2 e' `4 R/ g$ l, {  [4] 翦伯赞《中国史纲领》上,群众出书社出书。
3 q& d+ `* T$ D7 A, b  n7 t  [5] 徐良高《中百姓族文化源渎探》,社会科学文献出书社,1999年11月。3 o6 x) J, q# T/ Z# w% G" ^# u1 l
  [6] 张忠尚、王建祥《大地湾遗址与中国现代文化》,载《宓羲文化论文集》,中国社会出书社,1994年5月。& L+ ]4 d0 Q; J7 t1 z0 B- t
  [7] 刘雁翔《大哉羲皇》,甘肃群众出书社,2000年12月。
2 S. p1 @' U8 X* E1 V/ r; F  [8] 郎树德、许永杰、水涛《试论大地湾仰韶晚期遗存》,《文物》1983年11月。) j7 v2 ?( w. w
  [9] [10] [11] 李非、李水城、水涛《葫芦河流域的古文化与古情况》,《考古》1993年第9期。* c- j4 ^3 \, C0 V+ R
  [12] 张华、夏峰《宓羲·成纪·大地湾》载《宓羲文化》,中国社会出书社,1994年5月第1版。. Z. p" Z6 l; l
  [13] 闻一多《宓羲考》,载《闻一多全集》第一卷。
  Z& o/ l6 A/ Q& h0 P7 i" D  [14] 苏秉琦、殷玮璋《关于考古学文化的区系范例题目》,《文物》1981年第5期。' Q, B0 u. x; }2 m
  [15] 苏秉琦《华人·龙的传人·中国人——考古寻根记》自序《六十年圆一梦》,辽宁大学出书社,1994年。
6 [; ?  G: ^, ?8 G' E, }4 X$ o  [16] 李秀芳、肖云儒《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母题和品德模子》载《黄帝与中国传统文化学术会商会文集》陕西群众出书社,2001年。0 q4 Y" {% `% m' E+ a
  [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讨所编著《师赵村与西山枰》,中国大百科全书出书社,1999年4月。
& J( E. ?/ {# e, {& S+ j  [18] 杨东晨、杨开国《渭水古文化区中使人向往的天水》,载《天海军范学院学报》2002年第1期。7 i; N6 _5 r! g
  [19] 王大有《三皇五帝时代》,中国社会出书社。
$ \8 c) Y' \) @  g5 V: V& c  [20] [21] [23] 郎树德、许永杰、水涛《试论大地湾仰韶晚期遗存》,《文化》1983年11期。5 [1 X, Q9 V( L% P; Z
  [22] 甘肃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甘肃秦安大地湾第九区挖掘简报》,《文物》1983年11期。
& R, N. a3 J! e2 o' ~( M  X  [24] [27] 王仁湘、张广立、赵信《黄河中上游地域出土史前人物彩缓与陶塑初释》
: k5 K( b3 R. W5 r6 E  [25]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讨所甘肃工作队《甘肃武山博家门史前文化遗址挖掘简报》,《考古》1995年4期。" o/ h' y- R& z. Y) |
  [27] 刘尧汉《中国文化泉源新探》云南群众出书社,1985年8月。
4 H: X) s! @; L. N
礼拜太岁岁君,尊天重道,爱护大自然,保护人类和其他动植物等生命赖以生存的自然生态环境。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39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39
发表于 2013-7-8 19: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顶你了哦.

0

主题

4

帖子

-8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8
发表于 2013-11-24 12: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看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手机访问

QQ|archiver|小黑屋|伏羲生态网 ( 赣ICP备09005467号 )

GMT+8, 2017-10-22 09:05 , Processed in 0.330264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